濕地中國 > 濕地新聞 > 濕地保護 > 正文

          白鷺有約

          媒體:人民日報  作者:胡啟涌
          專業號:貴州省鳳岡龍潭河國家濕地公園
          2020/4/29 21:06:35

          黔北高原的春天,春俏人忙。一夜喜雨后鄉村徹底醒了,梨花、桃花、李花開滿山山嶺嶺。幾行如約飛來的白鷺翩翩落地,還沒來得及抖落雨露,就引頸長鳴,親切歌唱高原的春天。

          這群白色的精靈飛回來后,胡光明就開始忙了。他雖然七十二歲了,還挺精神,聲音洪亮,一邊與我嘮著話,一邊將木梯子靠放在一棵梨樹前,熟練地爬上去,整理被風吹亂的鳥窩,不時從腰間竹簍里取出柔軟的松毛放在窩里,嘴里不停念叨:“白鷺都飛回來了,我得趕緊把這些舊窩整理整理,不然池鷺、蒼鷺、牛背鷺就要爭窩了。”

          老人在樹上著實讓人擔心,我在下面扶著梯子大聲囑他要注意安全。老胡不以為意地說:“我家護這群鳥三代人了,不會摔的。”樹冠上的白鷺也熟悉老胡了,有節奏地伸縮著脖子,“咯咯咯”地與老胡打著招呼。更遠處的一行白鷺在林子上空一圈接一圈地飛著,像一個個追逐春風的風箏慢慢升高。

          每年開春后我都要去拜訪胡光明,與他分享這群白色精靈帶來的快樂。他家屋后有十多畝林子,竹木相依,郁郁蔥蔥,地面上枝蔓交錯,草葉疊加,十一棵高大的梨樹是鷺鳥家族筑巢的營地。老胡尤其喜歡白鷺,談起白鷺,他的話就像門前石梁河的水汩汩動聽。其實白鷺的故事他已重復講了多遍,但是每次都講得很認真。他說祖上曾藏有一幅“雙鷺圖”,家族以白鷺為吉兆。傳說其先祖幾經輾轉來到黔北的鳳岡縣琊川鎮朝陽村,但見田土平坦,有山有水,此時一對白鷺從空而降,引頸而鳴,祖上便心領神會,定居于此。到今天,那些久遠無考的傳說真實與否已不重要,但這個家族幾代人卻是實實在在守護著白鷺。

          世代繁衍,人鳥共興。人視白鷺為福鳥,從不追趕和捕捉,白鷺也不去附近的林子,每年春暖花開時就從南方如約飛來,雷打不動地住在老胡家后面的林子里。

          這是一場跨越祖孫三代的約定。胡光明的父親胡森堯生前是出了名的“鳥癡”。為了留住白鷺,他經常挖蚯蚓釣魚蝦投喂,每年帶兒孫植樹,不準兒孫亂砍樹木,訓導兒孫做人做事要像白鷺一樣干凈清潔。他愛鳥入迷,自己常穿白衫白鞋,習摹白鷺的形態,久而久之走路時亦如白鷺踱步般優雅。

          春天來時,屋前房后的梨樹紛紛開花,可是白鷺不曉人間“疾苦”,爭相站在梨樹枝上,把雪白的梨花抖落一地。花被抖落就無法結出梨子,而這梨子又是家中糧倉的重要“替補”。那時,胡光明已結婚,夫婦倆心疼梨子,又不敢當著父親面趕白鷺。一天趁父親去趕集,夫婦倆揮舞竹竿,偷偷驅趕梨樹上成群的白鷺。父親回家得知,火冒三丈,把胡光明夫婦一頓嚴斥厲訓,還叫他們寫下“保證書”才罷。1978年,父親胡森堯臨終時,叮囑胡光明夫婦要多植樹,禁砍伐,保護白鷺。

          胡光明愛鳥一生,對朝夕相處的鷺鳥有些研究,他帶上我踩著酥軟的地面,慢慢走向密林深處的鷺鳥世界。陽光穿過葉層,林子里一片斑駁,鷺鳥家族在枝頭爭吵不休,也有些在林子上空盤旋。老胡仰著頭,蒼皺的臉上滿是葉層間漏下來的陽光,他屏氣低聲介紹:“脖子長長的腳長長的,周身雪白的就是白鷺。個頭小頸部褐色的是池鷺。個頭大周身灰色的是蒼鷺。頸部黃色的是牛背鷺。頭部后面有一綹羽毛的叫蓑羽鶴。這些靈物每年開春后才陸續飛回,立秋后就飛走了。”老胡像說自家孩子一樣滿臉喜悅。

          老胡愛鳥護鳥的事越傳越遠,每年都有人來訪,攝影愛好者更是一撥接一撥。客人遠道而來,老胡不忍拒絕,但又擔心打擾了心愛的白鷺,于是在離林子二十米的一棵大樹上,搭了一個“觀鳥臺”供攝影者拍照和錄像,再立下“鐵規”:請到此止步。為了這群鳥,老胡也有揪心的時候,刮大風下大雨總有不少鳥窩被吹壞,一些雛鳥就會掉到地面或傷或死,特別是四年前的一次大風,吹折了林中的兩株梨樹,死了五十多只雛鳥,老胡傷心了好幾天,今天說起,依舊傷戚難掩。

          為了護鳥,老胡也干過不少“牛事”。前年村里準備將水田放干后種植中藥。盤活田土本是好事,可是沒了水田白鷺吃啥?老胡去鎮里找書記,聲淚俱下,說水田就是濕地,有了水田才有魚蝦,白鷺才會留下。一塊地方有鳥才有靈氣才能證明生態好,硬生生為一千多只鷺鳥留住了“糧倉”。胡光明的話有理,第二天政府派人到老胡家實地查看后,就在他家林子周圍制作了幾塊“愛鳥就是愛家園”的木牌,勸導大家愛護環境保護鳥,還在村里召開了村民會議,動員大家多蓄水田不施農藥。為了這事,派出所還家家發放“禁止毒網電魚”的通知,告訴大家保護好水源,才能為鷺鳥留住家園。

          “漠漠水田飛白鷺,陰陰夏木囀黃鸝。”這里的春天沒有黃鸝的戲,整個胡家屯已被鷺鳥包場。老胡每天都要到林子里去看看。他最喜歡沿著石梁河去壩子上走走。壩子上的水田一塊接一塊,白鷺在漠漠的水田里覓食,與田里勞作的人們融融相處。不遠處的大青山腳下,幾頭水牛悠閑地啃吃青草,三五只牛背鷺站在牛背上,等著牛把草叢中的蚱蜢和飛蛾驚起后,便爭著撲向昆蟲。蓑羽鶴則一動不動地站在石梁河岸邊,等著河里魚蝦的出現。傍晚時分,外出覓食的鷺鳥成群地飛回來,此起彼伏的叫聲如一支樂曲在林中響起。這時老胡就躺在院邊的竹椅上,靜享這音樂盛宴。

          已進入孵卵時季了,是老胡最忙的時候。風雨、鷺鳥之間的爭斗都會傷及鳥蛋。為了這群鳥,老胡的三兒子胡中元也從縣城搬回來了,還買來一大卷編織得很密的網,鋪在林間空處的“腰”部。這樣,即便鳥蛋和雛鳥掉下來,也不會摔壞。谷雨剛過,我又去了一趟胡家屯。沒人在家,我猜胡光明準在林子里。一看,果然是,胡光明正與兒子、孫子在林子里忙著鋪設“安全網”。樹冠上站著優雅的鷺鳥,林中是忙碌的祖孫三代,陽光淺淺,林木幽幽,畫面溫暖感人。發現我在林邊,老胡用手招呼我。經老胡“批準”,我走進林子。老胡用衣袖抹抹額上的汗水,說:“春來了,雨水多,風又大,每晚都有鳥蛋掉下來,安裝上網就解決了這個難事。”他兒子接過話茬說:“把網鋪好后,我打算沿著林子,用竹子扎一道籬笆,不讓那些野貓野狗竄進林子,免得驚嚇了孵卵期間的鷺鳥。”

          老胡帶上我,往林子深處去,指著枝丫間的一個鳥窩,小聲說:“那窩白鷺是今年最早孵化出來的,已有兩天了。”兩只孵出不久的雛鳥,正爭著將黃黃的小喙伸進一只雌鷺的嘴里索食,一對肉翅不停地拍打著。雌鷺站在窩沿,伸縮著脖子努力將食物吐哺給小鳥,潔白寬大的雙翅上下舞動。胡光明挺幽默的,側過臉來問我:“你知道鷺媽媽在干啥?”“在喂食噻。”“不是,在告訴小鷺放心地吃吧,這里挺安全,長大后就留在這林子里。”我正欲打趣老胡幾句,他孫子“噗”一下子笑了出來:“爺爺在編童話故事。”老胡轉過身來說:“不要只顧笑,你也要像小鳥一樣聽大人的話,得要守住這片林子。”

          年輕人的腦子好使,前不久胡中元還與一位投資商達成協議,準備在老家建一個集餐飲、住宿、觀光為一體的山莊,名字就叫“白鷺山莊”,讓每年來攝鳥看鳥的客人,在這里好好與白鷺分享山村的靜謐和愜意。

          閱讀 496
          推薦
  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  發表

          我也說兩句
          E-File帳號:用戶名: 密碼: [注冊]
          評論:(內容不能超過500字,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。)

          *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!
          版權聲明:
          1.依據《服務條款》,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,版權歸發布者(即注冊用戶)所有;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,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,遵守相關法律法規,無商業獲利行為,無版權糾紛。
          2.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,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,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。該項服務免費,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。
            名稱:阿酷(北京)科技發展有限公司
            聯系人:李女士,QQ468780427
            網絡地址:www.arkoo.com
          3.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,完全遵守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。如有侵權行為,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,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更多精彩在首頁, 首頁
         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